不用「服侍」作者,甚至不用「服务」作者

不用「服侍」作者,甚至不用「服务」作者

康文炳,曾任职于报纸、网路、杂誌等类型媒体,着有《编辑七力》。

如果可能,编辑人要选择自己喜欢的领域,文学刊物的编辑就要迷恋文学,财经刊物的编辑就要热中财经,生活刊物的编辑就要能享受生活⋯⋯。

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领域,编辑人才能随着时间积累这个领域的知识,进而成长到得以和作者一起努力,最终为读者提供最好的文稿。那些无法喜欢自己领域的编辑人,往往就只能原地踏步;日子一久,甚至还会散发一股酸腐之气。

不能喜欢自己工作领域的编辑人,最大的工作危机是他全然无法欣赏作者的作品,更遑论欣赏作者全力以赴的意义所在。

好的编辑人能客观地判断作品的好坏,他最喜欢的稿件,就是几乎无须动手修改的作品;甚至幸运地,成为一位全然乐在其中的欣赏者。

不好的编辑无法客观地判断作品,他老想着修补别人的作品,虽不是以没事找事的忙碌,来证明自己的工作价值,但至少心态上是不够开朗的,像个不情不愿的登山客,抱怨这个抱怨那个,而无心欣赏沿途的风景。

这当然不是说,编辑就要「服侍」作者;不,编辑甚至不在「服务」作者,一个好的编辑人是要与作者并肩而行,并鼓舞作者的信心,以协助作品抵达读者最可能的内在。(当然,这要作品本身含有足够的能量才行。)

这就要求编辑人对作品涉及的领域,具备相当的知识。在专门的领域,编辑的知识往往不若作者,但至少要有能与作者「对话」的能力──可以提问、可以建议,甚至可以说服。

但另一些属于「编辑的知识」,好的编辑人却决不能妥协。好的作品内容,敞开了读者的心扉;而好的编辑,则关係着作品能抵达读者内心的何处。

在这其中,「清晰度」是一位好编辑必须向读者保证的首要品质,编辑决不能让自己都不明白的东西印出去。

编辑不是内容生产者,但某种程度而言,却是内容文字(影像)的再生产者──他修剪赘词,使文字简洁;他将杂沓的长句分成短句,使语意明朗;他能读懂文本,使叙述逻辑清晰,甚至建议作者增删部分内容。当然,他也釐正了错别字与标点符号。

总之,一个好编辑首先在心态上要能懂得欣赏作者的努力,其次则是能以编辑专业找回作者遗失的客观眼光,并鼓舞作者前进。只是,这些都是在你决定不退稿之后的事了。

PS.这是一般论啦,书、杂誌、网路的作业生态差别很大;这也是理想论啦,现实世界身不由己的多,但「理想」却能照映我们现实的相对位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