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坐修行中会踫上的八触和八障

打坐修行中会踫上的八触和八障

  参禅同修定是两回事,参禅是禅宗一个用功的方法,当然离不开打坐,我们先讲修定,即使参禅开悟了,大彻大悟了的人,学问怎幺好,智慧怎幺高,乃至神通具备,能不能得定,这是个问题,这才是个大话头,值得一参。

  换句话说,禅宗所讲的言下顿悟,一下就开悟了,还要不要修持,能不能得定。这个修定的功夫就是《大学》上所讲的,「知止而后能定,定而后能静,静而后能安,安而后能虑,虑而后能得」。

  这个定静的功夫,在教理上与事实上,我们先要认识两个方面。首先是修定的八个障碍:忧、喜、苦、乐、寻(觉)、伺(观)、出息、入息。

  为什幺不能得定?譬如我们静坐,坐在这里,为什幺不能真达到那个静的境界?当然睡觉不是静,睡觉是生活动态之一,不算静,真达到了定静的境界不是睡觉,可是也不像现在这样乱七八糟地在思想,那个才是定。

  我们有心理的障碍,心中还有事有烦恼,不是东想西想坏事就是好事。心理的现状归纳起来,不是忧就是喜,譬如说现在想静一下,不晓得静不静的下来,这个心理状态就是忧;或者静坐一下,好像不错,这下有点甜头了,觉得蛮好,已经在那里乱了,这是喜的心理状态。

打坐修行中会踫上的八触和八障

  苦与乐,这个腿子受不了痛苦,或者哪里气脉走通了很享受,苦乐的状态一半是生理的,一半是心理的。忧喜完全是心理状况。

  寻、伺就是觉、观,汉代以后翻译是「觉观」,唐代翻译成「寻伺」,是心理的状态、感觉,思想能够知觉的。「寻」,就是自己头脑里、心理上专门找一个东西,自己也不晓得找些什幺,一直在思想不能停留。

  「伺」呢,还有个等待的心理状态,譬如有时候你们下了课站在门外愣在那里,同学过来问你「干什幺?」「啊,没有啊!」你真的没有,可是你愣住了,那个心理状态是「伺」。「寻、伺」是整个身心两方面偏重于心理、精神方面,障碍我们不能得定。

  后两个严重了,鼻子要呼,还要吸,不能得定,换句话说,真得定,鼻子呼吸几乎停止了。所以不出息、不入息、不寻不伺、不忧不喜、不苦不乐;这八个障碍拿掉才能定。这是一。

  第二,我们打坐一定会踫上的,八触:动、痒、轻、重、冷、暖、涩、滑。这是简单的归类,打坐初步学定,不管你盘腿不盘腿,真的进入静定的状态,你的身心一定起变化,这个变化在佛学的名词叫八触。

  触就是交合、接触的意思,色、声、香、味、触,触与受两个相对应,触受是什幺?拿现在话讲就是交感,像电视的插头一样,插不对电线要烧焦爆了,插对了就通电,都是触的现象。

  所以真的静坐,坐对了以后,普通还做不到耶,多坐一下定住了,八触就来了。

  「动」,分好多种,觉得身体内部气动了,不过气动了也要分清楚哦!在台湾有位同学现在已经当教授了,当年也来打七,坐在一起打坐,晚上小参报告,就是每一天修持用功下来,当众作一个心得报告。

  他的报告很有趣,他说:「我今天下午坐了好几堂,气脉通了,一直在腰里动,通过来,通过去,好难过,不过我晓得气脉通了,后来慢慢通到腿上了,然后到小肚子那里,搞了半天,原来是只蟑螂在里头。」(众笑)。现在在我们那里还是一个很有趣的故事。

  所以动触,真的气脉动了以后,过去叫打神拳,你坐在这里自己慢慢地都动起来了,没有意识哦!然后这边转三圈,那边动两下,一般人以为特异功能来了高兴得很,这是生命的作用发动了,自己意识定不住的时候就有动的现象,不是什幺上帝给你,也不是菩萨在你身上,也不是鬼也不是神,这是生理必然的反应。

  「动」有各种的,所以许多有特异功能的人,动到眼睛,眼睛可以透视东西,动到耳朵,听不见的声音能够听见,是真的,换句话说,没有什幺稀奇,这是生命本有的功能。但是了解了这个道理,到那个时候,反而要不使它动,把它关闭掉,不然,你用到这一面去就糟了,整个的道啊、佛啊就不能完全圆满的成功。

  「动」是一种必然的现象,所以一般说练气功,练什幺任督二脉打通、奇经八脉打通,那不过是动的一种,有时候真的动得好,生命的功能发起来,人真的可以悬空,这也是一种动态,生命的功能是有无比潜力的。

  「痒」,发痒,譬如说身上长疮,疮是什幺?从娘胎里头所带来不干凈的业气,都排泄出来了,会长许多的疮,不容易治好。现在科学医学进步了,我们过去看到有些苦修的老和尚,身上长疮,到处烂了又没有葯,很痛苦,可是他们真了不起,自己把自己看空了,不在乎,可我们看了真难受。

  所以发痒,身上会长疮,烂了的也有,各种各样的怪病都会来,在佛法里头讲,这是生命业气之所生,包括父母的业气,所以说要修持变化气脉,就是儒家讲变化气质,这一句话是科学的哦!气与质,质是物理的、生理的,硬要把自己的身体修到脱胎换骨转化了,变化气质。

  这都只是简单地讲,每个人经历的个案过程不一样的。

  「轻」,修行到了某一个阶段,有时候觉得身体,譬如两个腿不能走路了,腰也动不了,我自己也有经验,到了四十多岁爬楼梯,两个脚抬不起来,但是我知道这是用功的过程,我就不在乎;还有一个阶段,一个多月里拿一张纸都拿不住,可是我一点都不怕,所以要懂得原理去实践的。

  我还有经验告诉你们,我有时候走路感觉到自己倒转来,我的头在走路,脚在上面,我也不在乎,就看怎幺样把我「弄死」,既然要实验嘛,修行就是把自己的生命投入到这个道理中去实验。

  所以道家有两句话我很欣赏,「若要人不死,除非死个人」,很有道理,你要修到生命不死长生不老,除非你以準备死了的决心去修。有些同学又怕这样又怕那样,「唉唷!我发晕了。」「唉唷!我冷起来。」「唉唷,老师啊!怎幺得了。」我说:「怎幺样?」「唉唷!我留鼻水,打坐好几天都不好啊。」

打坐修行中会踫上的八触和八障

  所以给人家叫老师,是天下最倒楣的事,这里不通那里不通都来问你,其实原理很简单,只要搞懂了。

  「轻」,有时候身体非常轻,「重」有时候身体拖不动,不要怕,这都是修行的过程,等于开车、走路一样,都是道路两旁的环境、景色,不是目的地,不要怕。

  「冷、暖」,有时候怕风,打坐感觉好像冷,有时候冬天却可以穿一件衣服,都非究竟,都是身体气质变化的现象、过程。「涩、滑」,有时候身体乾枯了,皮肤都乾燥,像木头一样,有时候皮肤润滑得像婴儿的肉体一样。

  譬如修持安那般那假使你修好了,八触的反应作用马上就出现,身体的变化就很大,可是你不要给身体拉走了,身体上的感受都不是。

  ——整理自南怀瑾《南禅七日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