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坐妄念多,往往跟饮食不凈有关

打坐妄念多,往往跟饮食不凈有关

修道很重要的一点,要有定。你看佛菩萨,都是盘腿坐着,或者站的。这两样定功要会用。现在人定功很差,让他念经,打妄想严重,打坐也坐不下来。而定功差,妄想多,跟现在人饮食有莫大的关係。

人妄想多,都是肠胃,喉咙不干凈。就跟饮食有关。很简单,现在很多庙煮饭,都是用煤气煮。煤气是水,水怎幺变成火,就是把水中的真阳给烧掉了。你吃煤气煮的饭菜,身体内就带着一种虚火。虚火上升,人体内的地水火风。火上扬,你打坐就静不下来,搞得人火气很大。

还有一点,食物不干凈。打坐的人,食物不能太油腻,也不能太咸。太咸了,筋就不柔软,很硬。肠胃油腻,妄想就特别多。很多人肾虚,吃辣椒来刺激味觉。你也坐不住。

除了饮食外,你身体内要先乾净。现在童真入道的少,而半路出家的多。到了三四十岁,你身体精气神如果都折腾了很多,你再来出家。不仅能量不足,而且因为吃肉等,体内留下许多阴的物质。要打坐,也不容易。从小就出家,精气神饱满,要打坐,参禅,轻轻一调教,就容易上路了。

打坐妄念多,往往跟饮食不凈有关

一般人想要打坐,都是身体不行了,赶紧盘盘腿。能能量足了,坐不住了。又跑去耗能量,耗完了,再来盘腿。这叫瞎折腾。这样子怎幺能用功的上。所以参禅是年轻的事,是身体精力充沛时的事。精力不足,你一上座,就开始昏沉,看来是妄想少,其实是身体没有能量了,没有能量来妄想了。就像人困的不行,脑袋都停止转,这时阴的境界。不是入定的境界。

年轻入道,参禅就要守戒。饮食上,要吃素,饮食要清凈。第二,你要参禅打坐,男女慾望关就要过。不要向台湾的安详禅一样,不用守戒,不断男女关係。从药师法门来看,是很大问题。不管是打坐,还是修道家的,到能量饱满的时候,全身能量容易聚集在下丹田。如果你慾望一来,全部泄光光了。这个很危险。普通人劳动,能量在四肢,好比财宝散在各地,男女慾望来了,也是损少部分。而修道人要参禅打坐,能量聚集在丹田,好比把家里的财宝都收集在一起,小偷一来,一抓,全部抓走了。

真正修禅的,都是人瑞,人中之宝。首先要精气神很足,骨骼出奇的。参禅就容易入道。近代禅宗衰败,一来人福报小,二来是禅宗对药师法门弘扬太少了。要参禅,要懂得调整身体,从饮食,作息,生活习惯,乃至念头都要调,这个是大工程。比如说,禅宗讲,转念,你转念头很容易,转念后,身体要转,才是不容易的。

像禅宗寺院,作息规律,饮食清凈,外在污染少,这就保证的参禅的条件了。但现在不行了,尤其是饮食关上,很多地方。用煤气煮,煮的油腻,或者太咸,或者太辣。饮食上没有福报。再加上人的慾望越来越重。中医讲,元神好静,而识神好动,识神就是慾望,慾望来了,你就坐不住了。

还有一点,以前参禅的人,都在山里头。禅宗跟中国道家,在修法上有许多类似的地方。就是知见上,禅宗高于道家而已。像曹洞宗的方法,就吸收许多道家的修行方式。以前参禅人,对这些「外道」都有研究。还有天台宗,也是吸收道家的修行方式。但现在对道家,对《黄帝内经》这些修身心的方式了解的太少了。

再看以前的禅宗开示,你看到的都是最高的部分。所以像六祖坛经,他就讲见地,怎幺参禅打坐,没讲。因为唐朝时,人们修道气氛很厚,对《黄帝内经》等都很了解了。佛教的祖师就不要老生常谈,不讲这一块了。但现在,人们修道气氛差了,这些基础都没有,然后你想单刀直入,就想去打坐,没有用啊。身体没有转化,也没有得到安详,自然就越来越没有信心。

打坐妄念多,往往跟饮食不凈有关

禅宗到后来变成口号,不管是谈什幺「在生活中修行」也好,这些大理论,如果没有道家传统修行方式在支撑,这些都是空谈。你怎幺在生活中修行,身体都是一片污浊,你怎幺照顾念头,对不对。近代禅宗越来越不济,都在于修道一块,讲的太少了。

近代高僧,像虚云老和尚,对《黄帝内经》就很有研究。还有印光大师。印光大师在回答居士总总方面,讲的最多的,不是凈土法门,而是药师法门,告诉人们怎幺在生活用用佛法来修行。佛法如果没有切实的利益到现世,慢慢就被取代了。太虚大师要改革佛教,也是弘扬药师法门,只是讲的部分太大了,细节没有讲到。

你现在去看禅宗的开示,包括虚云老和尚,还是近代的凈慧老和尚,佛源老和尚。他们讲的都是金字塔的顶端部分。而这一部分,你看懂了,你也做不到。这些禅堂开示,都是针对上功夫的人了,不是对普通人。关键你现在是还没有上功夫,那你怎幺转,都是口头禅了。

打坐妄念多,往往跟饮食不凈有关

禅宗的衰落是近代佛教最大的损失,而禅之衰落,在于修道转身心这个方法上的衰落。因为禅宗一法的修行,本来就融入了道家的思想。没有道家修道方式的参与,禅宗修行就失去了根基,禅宗也谈不上真正的禅宗了。

像现在人坐不住,也跟道场有关。你要有定功。一入道场,就感到身心安定,这需要几代祖师的努力。近代保持最好的,我看是高旻寺和云居山。虚云和来果两位大德的威德还在。